中国报道网:山东微山湖 碧水清波胜黄金
作者:苏彬 信息来源:中国报道网 时间:2017-04-18 09:02:00

    中国报道讯:(记者张洪祯 实习记者刘碧霞 通讯员吴思强 李勇)“揽千年大运河入怀,拥黄河母亲入梦。这是亚洲唯一的河湖交融型湿地。一把土琵琶,弹唱着中国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调水节奏。满船荷花香,将那段红色的历史和渔家文化承载。退渔还湖,让水质更清澈。深入微山湖湿地,才看得清中华民族文明的源远流长。”这块在中国版图美的靓人的鲁南明珠,就是被世人大唱赞歌、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的铁道游击队故乡――微山县•微山湖。春意盎然的四月,记者带着一份久违的亲切感和采访使命感,走进中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微山湖。看到这里烟波浩淼、水鸟欢鸣,微山湖第五届放鱼节正在紧锣密鼓的展开……记者强烈般的感受到,因湖设县、以湖得名的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以精心守护碧水清波胜黄金的生态文明理念,正成为用清水筑梦、蓄势腾飞的发展新优势。

   壮士断腕,从“酱油水”到一湖清水 

  “上世纪八十年代,微山湖污染最厉害的时候,湖水就是酱油色,水面时常泛着白沫和呛人的气味,水草不生、鱼虾几乎绝迹……”当地的群众谈起那个年代的大湖,话语间流露出一种悲愁和无奈。的确,据资料显示,“上世纪70年代以来,工业废水、生活废水、医疗废水、船舶废水源源不断流入南四湖。53条河流沿河的排污企业达到4000多家,每天54万吨工业废水、14万吨生活污水排入南四湖……”就是这样的一个备受污染、奄奄一息的大湖,终于在2002年,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启动后,这个年轻的湖泊开始有了生命转机,在历经8年的努力后,生态环境终于实现大逆转,鱼虾开始变多,湖水逐渐变清,碧波荡漾的微山湖再次成为日出斗金的“聚宝盘”。  为确保南水北调水质达标,微山县把治水作为第一政治要务,成立了最高规格的生态建设领导小组,在治理污染源上开始了“壮士断臂”的行动,曾在微山县第二利税大户的微山湖煤电公司,2007年实施了全国小火电第一爆。由此,微山县拉开了取缔微山湖周边污染源的大幕,泰达炼钢生产线、微山县水泥厂、微山造纸厂、化肥厂等8家支柱企业先后被拆除,全县先后取缔淘汰落后产能企业38家,并将有污染风险的项目全部拒之门外。在对排污企业加大治理力度的同时,在财力紧张的情况下,累计投入近10亿元,建设日处理污水4万吨、生产回用水两万吨的城市污水处理厂及配套工程,建成企业污水处理工程38个,形成日污水处理能力22.5万吨,实现了县域污水全部处理并达标排放。微山县还开创性地通过生态方式治理微山湖。2005年,开始建立环微山湖生态圈湿地带,通过自然生态湿地净化,达到水质改善的目的。为保护占全县总面积2/3的微山湖水质,微山县严守资源环境生态红线,始终坚持各类开发活动限制在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之内的原则,沿湖15公里内不上有污水排放的项目。同时,严格控制高耗能、高排放行业发展和低水平重复建设,对污染物超标排放、出境河流断面水质不稳定达标的乡镇,实施严格的区域限批。同时下大力气加快结构调整,淘汰落后产能,陆续关停县造纸厂、昊福集团化肥厂、县水泥厂等20余家规模以上企业,不断优化和提升船艇修造、渔湖产品加工、机械制造等传统产业。从“酱油水”到清水走廊,让人感受到微山人壮士断腕治污治污的魄力,也看到国家东线调水和淮河流域治污的大环境为微山湖“死而复生”带来的全新契机。  

  撤网限养,从“以水养鱼”到“以渔净水” 

  1266平方公里的微山湖,发展渔业的优势得天独厚。然而,“乱圈乱圩、无序无度”曾是微山湖的一段辛酸史。长期“蚕食”微山湖的开发行为,造成大湖水域严重萎缩,烟波浩淼的微山湖被密密麻麻的养殖设施占据,大湖只留下一条窄窄的航道,“活水”变成了“死水”。  

  为确保一湖清水,微山县抓住南水北调的机遇,建设性地首次提出对湖泊进行功能区划,实行划“生态圈”红线管理制度。2012年由济宁市人民政府批准实施,规划期限截止2020年的《南四湖渔业功能区划与渔业养殖总量控制规划》划定常年禁渔区10万亩、生态恢复区65.5万亩、生态养殖区38万亩。养殖总量控制规划为南四湖生态养殖区内分别规划网围养殖生态蟹区10万亩(该区实行轮养轮休,每年实际养殖面积不超过5万亩),非投饵性网箱养鱼区3万亩和湖滨池塘生态养殖区25万亩。根据倒逼渔业转型升级“不容商量”时间表,采取一线宣传与现场执法相结合的方式,严防死守功能区划“红线”,累计清理规范网箱近10万亩、网围30万亩,规划养殖区内保留非投饵性网箱2.42万亩、网围3.1万亩,实现了南四湖渔业的生态化转型和湖区保留3万亩网箱、5万亩网围的限制性目标,从根本上扭转湖泊多年来生态资源无序开发和过度索取的局面,结束湖内投饵性养殖无序、无度、无偿养殖的历史。同时并启动了沿湖池塘改造工作,保证微山湖水质稳定达到地表水三类水水质标准。随着微山县渔业养殖污控工作的纵深开展,坚持向大湖以“人工补鱼”的方式来修复生态,净化水质。 特别是大湖各种滤食鱼类的增加,带来了“放鱼养水”、“以渔净水”的生态效益, 南四湖渔业捕捞总量逐年呈恢复性增长,一湖清水使久违的湖鲜美味再次回到老百姓的餐桌。

   从无序无度的“靠湖吃湖”到依法有序的“生态养湖”,一湖清水在南水北调东线一期通水的“大考”中交出了满意答卷。顺应南水北调大势,见证了湖区群众“舍小家顾大家”的奉献精神,15万渔湖民亲手拔掉了自家网围,“退渔还湖”作出了努力和牺牲。“转型之痛”换来水清,鱼鲜、蟹肥,鸟欢、游人多的一幅生态画卷。微山湖,从一个侧面见证了人类从“征服自然”所付出代价到“与自然和谐相处”带来的福音。     

  最严管湖,从单一护渔到共同护水  

  电了22斤鱼,投3万尾鱼以补代罚,真是得不偿失;2人因污染微山湖环境被判刑,已是悔恨莫及。说起这二起涉及微山湖生态的处理案件,真是大快人心。如今,南水北调使微山湖成为生态的敏感区和重点监控地区,一湖清水开启了有史以来生态最严的管护期。

  每年的3月1日至6月25日,南四湖及其贯通河道全面禁止实施禁渔制度,坚持持续有效地恢复大湖生态。但受利益驱使,仍有个别群众以身试法。2015年11月18日17时许,吴某某、姚某某夫妻二人在微山岛水域常年禁捕区利用非法电鱼工具非法捕捞水产品,被韩庄渔政站工作人员当场抓获,现场查获电鱼工具一宗及渔获物11公斤。微山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审理认为,被告人吴某某、姚某某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禁捕区使用禁用的方式捕捞水产品,属于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被告人自愿购置3万尾鱼苗进行悔罪,并在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和渔政部门的监督下进行放生,恢复湖区生态。法院将此作为其悔罪的重要表现,纳入量刑的重要情节,对二人依法分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一年,拘役4个月、缓刑6个月。以补代罚案,是微山县法院在湖上设立简易法庭现场审理的一起禁渔期电鱼案,也是全省首例采用生态修复机制审理的水产资源类环境刑事案件。

  为了依法管理微山湖,微山县检察院和法院加大了对涉湖刑事案件的执法力度。今年一例刚刚结案的跨区域污染微山湖环境案的所有被告人均受到法律制裁。2015年,李超等人未经许可,在山东微山湖畔厂房炼铅300余吨,污染了周边土壤及地下水。微山县检察院依法介入调查,并提起公诉,判处被告人孙清民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5万元;判处被告人曹守安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万元。案件办结后,该院检察官及时和环保部门召开联席会议,通报了案情,并向其发出了加强湖区水质生态资源保护力度的检察建议,同时对湖区周边的小型加工厂联合进行彻查,责令关闭污染环境的小型企业3家,确保微山湖水更绿、天更蓝,确保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水质不受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