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副厅长宋继宝做客《阳光政务热线》
信息来源:渔业处 信息中心 时间:2017-08-22 10:35:00
   

 

  

杨耀:

  大家好,今天早上08:00,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副厅长宋继宝做客《阳光政务热线》直播间,直播马上开始,请不要走开。

杨耀:

  欢迎收看本期的《阳光政务热线》,我是主持人杨耀。首先来认识一下今天做客我们《阳光政务热线》的嘉宾,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副厅长宋继宝。宋厅长,您好。 

宋继宝:

  您好,主持人。

杨耀:

  非常欢迎您来到我们演播室,首先跟我们广大的听众朋友们打个招呼。

宋继宝:

  主持人好,各位听众朋友好。

  杨耀:

  省海洋与渔业厅近年来积极开展“放鱼养水”养护生态资源工作,请向听众朋友介绍一下什么是“放鱼养水”? 

宋继宝:

  所谓“放鱼养水”,就是向特定水域定向投放、培植和培育非投饵性鱼类、水生植物和微生物,发挥水生生物对水质的净化功能,养护水系生态平衡,实现“水”养“鱼”,“鱼”养“水”,“鱼水互涵”,构成完整的水生态系统。 

  “放鱼养水”是解决水系富营养化的生物方法和有效途径,滤食性鱼类(主要是鲢鳙鱼)以浮游生物为饵料,浮游生物在繁殖、生长过程中消耗水中的氮、磷等营养盐类,氮、磷减少能抑制藻类过度繁殖,减少溶氧消耗,形成稳定的水生态循环系统。 

  科学试验表明,每生产1公斤鲢鳙鱼,可以从水中带出20.04克氮、1.46克磷、118.6克碳。每放养10万尾滤食性鱼苗,形成的生物碳汇相当于植树造林1公顷(森林固碳量3.7-3.9吨/平方千米/年)。2016年,我省在60余处大中型水库、湖泊、城市水系增殖放流1.22亿尾鲢鳙鱼,约相当于每年植树造林12.2万公顷的固碳量。 

杨耀:

  全省各地是如何开展“放鱼养水”工作的?“放鱼养水”有什么社会效应呢? 

宋继宝:

  我省自2005年就启动渔业资源修复行动计划,在内陆水域实施“放鱼养水”,主要在南四湖、东平湖、饮用水源地、城市水系等区域开展,累计放流苗种11.6亿尾,省级及以上财政投资1.86亿元,有力地促进了渔业资源恢复和水域生态建设。 

  2006年国务院印发了《中国水生生物资源养护行动纲要》,提出了养护和合理利用水生生物资源,维护水生生物多样性,改善水域生态环境,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实现水生生物资源丰富、水域生态环境优美的奋斗目标。农业部把每年6月6日作为全国的“放鱼日”,在全国各地重点水域同步开展“放鱼养水”活动,宣传资源养护文化。目前,我省每年有10余个地市举办群众性的“放鱼节”,打造了6月6日“放鱼节”品牌。尤其在临沂沂河放鱼节、济宁太白湖放鱼节等,每年的参与人数都能稳定在上万人,活动也是丰富多彩,市民扶老携幼踊跃参加,不仅可以放鱼祈福,还可以观看名优水产品展览、品尝特色水产美食、博览渔业文化等,群众的参与度仅次于“春节庙会”,成为城市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节日,全省初步形成了“陆地植树造林、水系放鱼养水”的水生态文明建设新格局。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山东,听取渔业部门工作汇报时,还详细地过问了我省开展的“放鱼养水”活动,并给予了充分肯定。2014年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进“海上粮仓”建设的实施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发挥滤食性鱼类对水质的净化作用,在内陆区域大力实施城市水系和饮用水源地“放鱼养水”工作,保障水域生物多样性和饮用水源地水质清洁。 

  年,我省继续加大对“放鱼养水”活动的支持力度,扩大影响,宣传、引导、规范社会放流行为。 

杨耀:

  一个水域放多少鱼、放什么鱼、放多大规格的鱼,有什么具体的规定吗?如何实现呢? 

宋继宝:
  这个是有科学依据的,我们的科研人员每年都要对南四湖、东平湖等重点水域进行资源调查;对放流区域要先做本底调查,弄清水域的生物资源状况,浮游生物含量,浮游动物含量,土著鱼类有哪些品种、有多少资源,再确定放流品种、比例、规格、季节等等。这用学名来说,这称为“测水配方”。

  “测水配方”是一项水生态养护技术,重点解决在什么基础条件下投放什么品种、什么规格的品种的问题,解决水生动物、水生植物、微生物三元耦合的问题。经过本底调查,根据不同功能水域的营养状况、饵料生物现存量和增殖容量,通过系统设计科学配置不同生态习性的水生生物类群和比例,维持水体中一定的种群数量,利用渔类的碳汇作用及多种水生生物形成的食物链输出转移功能,实现富营养化水体的净化和修复,维持水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的稳定,提升水体景观效果,促进水生态文明建设。 

  2014年以来,我省启动“测水配方”放鱼养水生态试验,选取藻类侵袭、水草疯长、贝类危害、污水聚集等四类水生态系统异常响应的典型水域,集成和研发放流技术体系、生物群落构建、生物操纵与水环境调控等技术工艺和配方方案,达到以鱼控藻、以鱼控草、以鱼控外来有害贝类和黑臭水体生态修复的目的,实现放鱼养水的科学化与精准化,形成不同功能水域的水生态养护模式。 

  滤食性鱼类在抑制水体富营养化和控制蓝藻暴发等方面的功能和作用,已引起越来越多地方和专家的关注,江苏太湖、云南滇池等重点区域都在实施。今年我省将继续总结提炼完善《测水配方技术规范》,扩大“测水配方”生态试验区域,边推广边提炼完善《测水配方典型案例》,打造模板,科学指导“放鱼养水” 

  目前,社会上对在水库中开展放鱼养水活动还有疑虑、有不同的看法,认为水库里不能放鱼,会对水库造成污染。我想,听了刚才我讲的这些内容,大家就会明白,在水库开展放鱼活动,只要科学确定放鱼种类及配比,适当提高滤食性鱼类放流比重,不仅不会造成对水体的污染,反而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水体富营养化等问题,起到净化水质的作用。下一步,我们渔业部门还要进一步加大对放鱼养水的宣传力度,让社会广泛了解鱼类在净化水质,改善水生态环境方面的作用。 

  杨耀

  刚才谈的主要侧重淡水“放鱼养水”,请再给听众朋友介绍一下海水的“放鱼养水”工作开展情况吧? 

  宋继宝

  海水“放鱼养水”的规范说法是“增殖放流”。我省于1984年开始,在国内率先开展了以中国对虾为“龙头”的大规模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活动。2005年,在总结22年增殖放流实践经验的基础上,为遏制渔业资源持续衰退,经省政府批准,我省启动实施了以增殖放流、人工鱼礁建设等为主要内容的渔业资源修复行动计划,在全国率先对渔业资源进行全方位、立体式修复。从此,我省增殖放流步入快车道。放流区域遍布全省渤海、黄海等所有近海区域。放流品种主要有中国对虾、日本对虾、三疣梭子蟹、海蜇、金乌贼、褐牙鲆、黄盖鲽、半滑舌鳎、黑鲷、许氏平鮋、六线鱼等经济价值高、生长速度快、增殖效果好的土著物种,坚持渔民增收与生态修复并重。2005年-2016年,我省各级财政累计投入海洋增殖放流资金13.9亿元,放流各类海洋水产苗种468.7亿单位,秋汛回捕增殖资源产量51.7万吨,实现产值165亿元,综合直接投入与产出比达1:12。每当增殖资源开捕时,许多地方的渔民便燃放鞭炮、悬挂彩旗进行庆祝,像过年一样地高兴,从内心里感激党和政府实施“政府播种,渔民受益”的惠渔好政策。 

  杨耀 

      可以看出我省增殖放流投资规模大,实施范围广,广大渔民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作为主管部门,采取的主要措施有哪些? 

  宋继宝: 

      增殖放流是我省促进渔业经济发展、建设“海上粮仓”的一项重大举措,我省各级渔业主管部门以对广大渔民和生态文明高度负责的态度,强化措施、创新管理,确保了海洋增殖放流工作始终走在全国前列。我们的主要措施有: 

      1.坚持规划先行,确保科学实施。增殖放流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影响因子多,技术含量高,必须统筹规划、科学实施,才能取得预期效果。早在2004年,我省就聘请包括院士在内的行业专家高起点、高规格、高标准论证编制了《山东省渔业资源修复行动规划(2005-2015)》,由省政府批准实施,确立了增殖放流等工作发展的中长期目标任务和行动措施。2009年编制了《山东省水生生物增殖放流规划(2010-2015)》,初步构建了“特色鲜明、定位清晰、布局合理、生态高效”的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目标体系。 

       2.加强制度建设,规范项目管理。为加强增殖放流资金、项目及增殖站管理,我省先后出台了《山东省渔业资源修复行动计划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山东省渔业资源修复行动计划渔业资源增殖项目管理办法》和《山东省渔业资源修复行动增殖站管理暂行办法》,建立了增殖放流项目申报审批、苗种招标定点供应、苗种检验检疫、标准化操作、放流监督制约、增殖效果评价等管理机制,使增殖放流管理内容具体,程序规范,保障了增殖放流的顺利实施。2008年,省政府规章《山东省渔业养殖与增殖管理办法》颁布实施,增殖放流纳入法制化管理轨道,我省成为全国唯一一个为增殖业制定政府规章的省份。2014年,《山东省水生生物资源养护管理条例》列入省人大立法计划,开启了水生生物资源养护省级立法之先河,2017年条件成熟时,将提请省人大审议。 

      3.拓展融资渠道,加大资金投入。建立稳定的资金投入长效机制是做大做强增殖放流事业的根本前提。2005年,我省将包括增殖放流在内的渔业资源修复行动计划纳入了省财政预算内专项扶持项目。经过多年努力,目前已建立了以各级财政投入为主,海域使用金、生态补偿费、社会捐助等为重要补充的增殖放流资金多元化投入长效机制。在政府投资引导和广泛宣传影响下,全社会的资源养护意识普遍增强,越来越多的社会公众投入到增殖放流事业当中,成为增殖放流事业的重要力量。据不完全统计,2005年以来我省企业、团体和个人共义务放流水产苗种15亿单位,折合人民币价值近亿元。 

      4.坚持标准化放流,确保高效实施。为统一规范增殖放流工作,确保增殖放流质量和效果,我省在全国率先推行标准化放流,出台了《中国对虾放流增殖技术规范》等地方标准12项,研究制定了《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技术规程》等5项行业标准,是国内制定增殖放流标准最早、最多、最有成效的省份,为全国增殖放流的标准化管理做出了积极贡献。目前,我省所有放流物种放流操作基本有章可循,这对加强放流项目监管、确保生态安全、提高放流苗种成活率及增殖效益发挥了重要作用。 

      5.坚持设立渔业增殖站,确保苗种稳定供应。根据我省放流规模大、实施范围广、苗种行业特点及生物特性,研究确立了招标设立渔业增殖站的定点供苗制度,这是我省增殖放流工作领跑全国的一大制胜法宝。为规范渔业增殖站招标选划工作,我省制定了《渔业增殖站设置要求》地方标准,目前,我省拥有中国对虾、日本对虾、梭子蟹、海蜇以及鱼类等各类省级海水增殖站169处。 

      6.坚持安全管控,确保生态安全。为确保放流生态安全,我省建立了严格的增殖放流苗种检验检疫制度。坚持管口前移,每年放流苗种生产期间,省市县渔业主管部门三级联动,对增殖站放流苗种生产进行大检查,重点检查亲本来源和药物使用情况,严把苗种种质和质量安全的源头关。放流前,放流苗种由当地渔业主管部门抽样,送具备苗种检验资质的机构按照有关放流技术规范的规定进行常规检验、疫病检疫和药残检测,经检测合格,方可出库放流。 

      7.坚持监督制约,确保阳光运作。增殖放流与广大渔民群众利益息息相关,为保证放流客观公正,我省建立了一套严密的现代化监督制约体系。一是建设了行业行政监督机制。所有省级及省级以上资金放流项目由各级渔业主管部门进行验收和监督。坚持“五不放原则”:即未公示不放,验收人员未到位不放,监督人员(行业监督和社会义务监督)未到位不放,苗种未检验检疫或检验检疫不合格不放,苗种规格不达标不放。二是建立了提前3日公示制度、码头现场计数验收制度、社会义务监督员制度等社会监督制度。2017年省级层面还将启动媒体监督,切实将增殖放流打造成阳光工程。   

      8.开展效果评价,提高决策水平。为提高增殖放流科技含量,近年来我省每年投入放流效果评价资金500万元左右。每年在放流前后分别组织开展本底调查和跟踪监测,结合海上调查和陆上走访渔民调查情况,科学预报资源量和可捕量,指导渔民合理回捕生产。增殖资源开捕后,开展增殖资源生物学测定分析及回捕生产情况专项统计分析,并结合分子标志技术、信息船等,综合评价增殖效果。根据增殖效果评价情况,及时对放流物种结构、布局、数量等进行调整。评价结果显示,增殖效果非常明显,例如我省放流中国对虾占近海中国对虾总资源量的94.56%,当年放流梭子蟹占其总资源量的38.65%。 

   杨耀 

      每年春季,许多水域经常会有个人放生行为出现,有些巴西龟、金鱼、牛蛙也被放生,这样可行吗? 

   宋继宝 

      放生是我国传统民俗,具有深厚的历史底蕴和广泛的群众基础,但是盲目放生危害大。把购买的的鱼类放生到野生环境中去,由于运输、饵料、环境等不适宜,反而会导致它们死亡,变“放生”为“杀生”;其携带的病毒、细菌、死鱼尸体还能引起水体等环境污染;随意乱放外来物种、杂交种,像巴西龟、金鱼、牛蛙,对本地物种造成侵害,甚至破坏生态平衡。只有依规、科学、文明放生,才能好心办好事。 

   杨耀: 

      那怎样才能科学放生呢? 

   宋继宝 

      放生属于增殖放流的一种。对于增殖放流,有《中国水生生物资源养护行动纲要》、《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规定》等法规约束,农业部办公厅、国家宗教事务局办公室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宗教界水生生物放生(增殖放流)活动的通知》。具体的讲,社会放生行为,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1.依法申报:单位和个人自行开展规模性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活动的,应当提前15日向当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报告放生的种类、数量、规格、时间和地点等事项,自觉接受监督检查。对符合国家有关规定要求的,县级渔业主管部门应当在放生区域选择、苗种准备、放生设备等方面给予必要的技术支持和协助。 

  2.放生时间:放生要选择适当季节,切忌反季节放生。我省一般要求春、秋季晴朗天气开展放流活动,高温、严寒均不利于鱼苗运输,水温与气温温差大,不利于水生动物成活。 

  3.放生地点:适宜在海洋、江河、湖泊、水库、城市水系等公共水域开展。严禁在污染水域开展增殖放流。 

  4.品种选择:用于放生的水生生物种,应当来自有资质的生产单位,并依法经检验检疫合格,确保无病害、无禁用药物残留;应当是本地种,禁止使用杂交种、选育种、外来种及其他不符合生态要求的水生生物物种进行放生,防止对生物多样性和水域生态系统造成危害。常见外来物种有:巴西龟、牛蛙、大菱鲆、罗非鱼、小龙虾、南美白对虾、革胡子鲶、淡水白鲳、福寿螺、清道夫等;常见改良品种:建鲤、福瑞鲤、异育银鲫、金鱼、锦鲤等,都是禁止放生的品种。目前,我省拥有近200处省级增殖站,我们建议大家可以到这些增殖站采购放生苗种,确保放流苗种质量。 

  5.放生方式:按照渔业部门制定的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技术规范,采取适当的放生方式,防止或者减轻对放生水生生物的损害。放生要贴近水面放流,有条件的应采用滑道等设施,减缓苗种受水体冲击,减少机械性损伤,杜绝抛洒或“高空”倾倒的放生方式,确保放生效果。要简化放生活动程序和现场布置,及时做好放流活动时塑料袋、泡沫箱等废弃物的收集清理工作,维护好放生水域和周边环境。 

  6.近年来,我省不少地方成立了社会组织,服务大众放生。去年烟台市成立了我国首家水生生物资源养护协会、日照成立了水生生物放流协会、淄博成立了放鱼中心等社会组织,倡导利用增殖放流等手段推进渔业资源的修复与保护,通过科学、规范、安全放流,引导和规范社会性放流行为,保护水域生态安全,实现人和谐。淄博太河水库、聊城东昌湖、日照顺风海洋牧场等地建设了放鱼台,提供放鱼场所、宣传放鱼知识。今年,我省将继续指导各地成立相关社会组织,更好的为社会各界开展放生活动服务。 

  极力邀请社会各界通过认购放流苗种、捐助资金、参加志愿者活动、自行举办活动等方式参与到“放鱼养水”活动中来,为水域生态文明建设贡献一份力量。 

  杨耀: 

      去年年末,《山东省海域使用权招标拍卖挂牌出让管理暂行办法》出台,该办法旨在全面推动我省海域使用市场化出让。请解读一下该办法对我省海洋渔业生产都有哪些影响 

  宋继宝: 

      出台海域招拍挂出让管理办法是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重要举措。2015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提出:到2020年,构建反映市场供求和资源稀缺程度、体现自然价值和代际补偿的资源有偿使用和生态补偿制度。《国家海洋局海洋生态文明建设实施方案(2015-2020年)》提出,推进海域海岛资源市场化配置,创新海域海岛资源市场化配置方式,逐步减少行政审批,推行海域海岛资源招牌挂出让。构建有效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稀缺程度的海域海岛资源有偿使用制度。自《海域使用管理法》实施以来,我省海域使用权主要采用申请审批的方式出让。随着海洋开发利用活动的不断增多,海域空间资源的稀缺性越来越高,社会公众对海域使用权价值的认可程度不断提升。为确保海域海岛资源配置的公平公正,维护国家对海域资源的所有权益,逐步采取招标、拍卖、挂牌等市场化方式出让海域使用权是海洋管理的必然选择。 

      《办法》实施后对我省海洋渔业生产的影响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特定类型的海域和特定区域的海域不会再采用申请审批的方式出让。根据《办法》第三条,同一海域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用海意向人的;因海域闲置、欠缴海域使用金、无人继承、到期后未申请续期等原因被地方政府收回海域使用权后再次出让的,应当采用招标、拍卖或者挂牌方式出让海域使用权,改变了传统申请审批中“先到先得”的出让方式。去年底,我厅联合省财政厅出台了《关于加强莱州湾特定区域海域管理的若干意见》,将莱州湾特定区域,也就是环莱州湾各市市级海洋功能区划外至山东省海洋功能区划外缘线之间的区域作为省市场化出让海域资源试点区域,对于该区域新增的开放式养殖用海项目和人工鱼礁用海项目,全部实行招拍挂的方式出让海域使用权,进一步提高海域资源配置效率。 

      二是海域价值会得到更为充分的体现,海洋渔业生产企业的用海成本将有所提高。对于通过申请审批方式出让的海域,海域使用金是按照固定的征收标准乘以用海面积与年限计算得出。现行的海域使用金标准由于制定较早,对于竞争激烈的优质海域资源来说,计算得出的海域金已不能充分体现海域的真正价值。通过采用招拍挂的方式出让,可以利用市场手段确定海域的真实价值,保障国家对海域的所有权益。相应的,用海企业缴纳的海域使用金会有所增加,用海成本增高。例如,2015年7月青岛西海岸新区对两宗养殖海域进行了公开竞拍,起始价为30元/亩/年,最终分别以210元/亩/年和205元/亩/年挂牌成交,增值率分别为600%和583%。 

      三是促进海洋渔业生产企业进一步提高海域利用效率,实现海域资源的节约集约利用。市场化的价格是用海经济成本、社会成本、生态成本的综合体现,通过招拍挂出让海域,提升了开发利用海域的成本,提高用海的门槛,促进用海单位集约节约利用海域资源,减少粗放、低级的海域开发利用行为。 

  杨耀 

      今年1月从全省海洋与渔业工作会上了解到,到2019年,全省要压减近海捕捞渔船6200艘。请介绍一下我省减船转产工作有关情况 

  宋继宝: 

      为贯彻落实我省化解过剩产能部署,保护海洋渔业资源,加快渔业转型升级,实现渔业持续健康发展,针对我省海洋捕捞存在的渔船数量多,捕捞能力过剩,老旧渔船适航条件差,海上渔业生产存在诸多安全隐患等问题,提出逐步压减海洋捕捞业产能、促进捕捞渔民转产转业的工作任务。 

  一、总体要求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着眼于推动全省海洋捕捞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转方式调结构为主线,以渔船减下来、产业转出去为目标,综合运用市场机制、政策手段和法治办法,按照“禁、废、转、改”工作路径,积极稳妥压减海洋捕捞产能、促进渔船渔民转产转业,加快渔业转型升级,推动渔业可持续发展,为全省化解过剩产能做出贡献。 

  二、工作目标坚持“保生态、去产能、调结构、增效益”,逐年压减捕捞渔船数量和总功率,逐步降低捕捞强度。到2019年,全省计划压减海洋捕捞渔船6200艘、总功率30.2万千瓦,压减渔船数、总功率数分别占总数的26%、20%。其中,纳入国家数据库管理的减船计划2782艘,总功率17.9万千瓦,按比例逐年压减;纳入市县减船计划的特殊渔船3418艘、12.3万千瓦,到2019年年底全部压减完成,主动登记的涉渔“三无”船舶由当地政府在规定时间内处置完成压减重点:一是纳入国家数据库管理的达到限制使用船龄老旧捕捞渔船。范围包含老旧渔船、木质渔船,底拖网渔船和特殊渔船;二是清理取缔涉渔“三无”船舶。压减海洋捕捞业产能实行属地管理,市、县(市、区)政府承担主体责任,负责制定具体方案并组织实施。指标下达情况:截止目前,中央财政下达我省的减船指标为430艘,26343千瓦(其中青岛市123艘、2903千瓦 

  三、管理措施严禁审批制造“双船底拖网、帆张网、三角虎网”作业渔船;严格执行跨省购置渔船动态平衡制度,海洋大中型渔船不得跨海区买卖,海洋小型渔船不得跨省买卖;严禁远洋渔船非法从事近海捕捞生产;禁止以建造辅助船、养殖船、休闲渔船名义建造国内捕捞渔船,严禁养殖船从事海洋捕捞。 

  四、资金安排。对纳入国家数据库管理的减船计划的捕捞渔船,所需资金从国家调整油价补贴财政专项转移支付和省财政一般性转移支付中解决,压减渔船不享受当年油价补贴;纳入市县减船计划的捕捞渔船,补贴资金由市县财政予以安排。 

  杨耀 

      近几年,打造“海上粮仓”一直是我省海洋与渔业工作的重点。今年“海上粮仓”建设有哪些新举措? 

  宋继宝: 

      建设“海上粮仓”,是省委、省政府立足省情、海情、渔情,统筹保障粮食安全和现代渔业建设,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部署,2017年和今后一个时期,我们把“海上粮仓”建设作为现代渔业发展的统领,深耕海洋,构建完善的现代渔业产业体系,增加优质安全的蓝色食品供给。一是打造海洋牧场升级版。以筹备召开全国海洋牧场建设现场会为契机,促进我省海洋牧场建设上档次上水平。全面开展近岸海域本底和环境承载力调查,编制印发全省海洋牧场建设规划,打造全国现代化海洋牧场示范区。启动实施新一轮省级海洋牧场3年示范计划,对省级海洋牧场进行调整补充,实行星级评定和动态管理。建设全省海洋牧场观测监控预警中心,实现海洋牧场可视、可测、可控、可预警。在去年支持“四个一”建设的基础上,今年集中投入财政资金,引导加快海洋牧场多功能平台、深远海养殖装备及配套设施和物联网技术运用,大力推进离岸海洋农牧化建设,掀起山东海洋渔业“第六次发展浪潮”。二是深入推进“海上粮仓”建设重点工程实施。落实“海上粮仓”建设规划,争取更多“海上粮仓”建设投资基金和财政发展资金,投向海洋牧场、资源增殖放流、陆基工厂化建设、远洋渔业、渔港经济区等重点工程项目。支持沿黄、沿湖和低洼盐碱地、煤矿塌陷区实施渔业开发,探索生态渔业发展模式。实施水产种业提升工程,新培植一批渔业遗传育种中心、原良种场、优良种质研发中心和“育、繁、推”一体化良种繁育龙头企业,搞好海淡水增养殖品种改良,培育适合海洋牧场的高效增养殖品种。三是强化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海上粮仓”生产出的产品必须是绿色安全放心的,这是“海上粮仓”建设的根本。要深入推进水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建设,将“一市一县一品”追溯在面上推开。启动快速检测技术普及工程,开展产地准出试点。加强渔用投入品风险排查、苗种监督抽查和海水贝类卫生监测风险隐患排查,落实质量安全有奖举报制度。开展渔业标准制修订和效果评价,推进“三品一标”认证,支持引导各地培育创建区域公用品牌和企业品牌。 

  杨耀: 

      针对渔业油价补贴,请问今年我厅将有哪些做法? 

  宋继宝: 

      2017年,中央及省将按照“盘活存量、调整方式、保障重点、统筹兼顾”的原则,深入推进国内渔业油价补贴政策调整,我厅将重点做好以下几点:一是进一步做好渔业生产补贴资金申报、审核及发放工作。大中型海洋捕捞渔船油价补贴标准在2016年基础上继续递减18%,小型捕捞渔船按核定的分档补助标准发放;二是做好海洋捕捞渔民减船转产有关工作,力争减船1108艘,压减功率79706千瓦;三是做好纳入国家捕捞强度控制范围的海洋捕捞渔船更新改造工作,力争改造渔船400余艘;四是做好转移支付资金支持渔业基础设施建设有关工作。